香港大學天星小輪都係印度人開辦 那些年南亞社群的貢獻(香港01)
2018-10-09 10:16:54

香港大學天星小輪都係印度人開辦 那些年南亞社群的貢獻(香港01)


講起香港人,你會覺得怎樣才算是香港人?黃皮膚黑眼睛?那麼,在港定居生活的其他人呢?先不說中國人,在港的歐洲人呢?布偉傑、河國榮是香港人嗎?又再推演下去,喬寶寶、陳振華這些南亞籍演員算是香港人嗎?
印度裔的陳振華在香港當了11年演員。(資料圖片)

印度裔的陳振華在香港當了11年演員。(資料圖片)

是什麼驅使我們分門別類,這是香港人,這不是香港人呢?這是大哉問也。暫且撇開這些思考,容我跟大家大膽下個定論:真誠愛香港的,都是香港人。這次我想講的,是在香港生活卻始終難以融入社會的南亞裔。
講起南亞裔,大家會想到什麼國家?嗯……彷彿南亞已是代表了他們一整群人。但要細分的話,還是有不同國籍,而且他們都跟香港歷史發展息息相關。
跑馬地印度廟(攝影師KevinLee李安民提供圖片,版權所有不得轉載)

跑馬地印度廟(攝影師KevinLee李安民提供圖片,版權所有不得轉載)

例如從香港開埠以來,印度人就是這城市的一部分,他們精於貿易方面,做國際貿易、鑽石買賣、裁縫等;同時擔任社會治安部隊:軍人及警察。提供一些數據給大家:在20世紀90年代,少於香港總人口0.5%的印度人,公司業務卻佔了香港環球貿易的9%,可想而知他們是如何精打細算的。而在歷史方面,當年二次世界大戰,印籍英兵英勇對抗日軍入侵,當時有逾萬名戰俘,其中有三分一是印度人。
不能不說的是,你知道天星小輪是由印度人建立的嗎?這一百三十年來,天星小輪接載過無數乘客往返港九兩岸,在2009年,天星小輪更被美國旅遊作家協會宣布成為世界「十大最令人雀躍的郵輪」之首。
印度商人Naorojee創立的「九龍渡海小輪公司」,在1898年正式易名為天星渡海小輪。(資料圖片)

印度商人Naorojee創立的「九龍渡海小輪公司」,在1898年正式易名為天星渡海小輪。(資料圖片)

於1888年,一名印度商人Naorojee創立了「九龍渡海小輪公司」,由於每艘船都以星來命名,故過了十年,1898年公司正式易名為天星渡海小輪,同年Naorojee退休,將公司轉讓給九龍倉公司,九龍倉公司的老闆就是怡和集團的威廉.渣甸和保羅.遮打,這兩個名字是否很熟悉呢?
接下來要介紹的這位人物名字更響亮,麼地。麼地是一位巴斯人,巴斯人其實是印度人,不過僅限國籍、語言和歷史上,血緣、文化甚至宗教,就要區分開來了。麼地初期經營鴉片生意,發財後就建造了太子大廈和皇后行(即現今文華東方酒店),然而他最大的貢獻是,是成立了香港大學。
香港大學獲麼地爵士認捐十五萬元興建費用。(香港大學網頁)

香港大學獲麼地爵士認捐十五萬元興建費用。(香港大學網頁)

《南華早報》當時曾這樣描述麼地和香港大學:「麼地一生最大追求之一就是一個眾所能及之處,但他年輕時卻因當時環境而被拒諸門外。這所大學將迎向所有種族和教徒,不會強迫學生修讀某個宗教,而是像牛津、劍橋和其他西方大學那樣尊重學生的信仰。」
另外,著名的律敦治醫院亦是由波斯人律敦治斥資捐贈興建的。同時,上文所提及的保羅.遮打爵士,被稱「其一生便是香港一生」,遮打與麼地攜手創立了牛奶公司、遮打麼地經紀行等,遮打甚至創辦了香港電燈公司。遮打大力推動香港向前發展,實為高瞻遠矚。
除了印度人,尼泊爾人亦是構成香港南亞社群的重要一群,他們是英軍最著名的軍團之一──啹喀兵及其後代。英殖時期他們在港服役,現時則從事保安、保鏢、司機或建築工人等工作。啹喀兵驍勇善戰,為英軍建立戰功無數,至1960年代末,啹喀兵開始駐守香港。不過當時啹喀兵並不想與周邊環境融合,直到1997年主權移交,尼泊爾人才思去向。但他們不諳中文,又沒有高學歷,又因為沒有出入境紀錄,所以一度前路茫茫,猶幸怡和集團僱用了數千啹喀兵為公司保安,有些則為李嘉誠當保鏢。
在香港的孟加拉協會學層孟加拉語。(攝影師KevinLee李安民提供圖片,版權所有不得轉載)

在香港的孟加拉協會學層孟加拉語。(攝影師KevinLee李安民提供圖片,版權所有不得轉載)

除了印度人,香港還有三十萬的穆斯林人。香港印度穆斯林與香港關係深遠,是首批隨同英軍到港的士兵,還有一些船務人員。現時香港於港島、九龍都有清真寺,不過數量遠較其他宗教的寺廟為少。另外還有斯里蘭卡人,雖然為數不多只有數千,但他們仍在各個領域發揮所長,貢獻香港。
其實,南亞社群都是構成香港社會的重要一群,他們固之然有自己的獨特文化和宗教,例如拜禱、信仰等等,但他們難以融入香港社會也是確實的,一來不懂中文,沒有先天優勢,不少人就算主權移交前有什麼工作、又或正任公務員,後來的人卻因不懂中文,從這樣的規定而不能擔當某些職務。
尼泊爾古倫種姓年輕婦女戴著Kantha項鏈和傳統頭飾(攝影師KevinLee李安民提供圖片,版權所有不得轉載)

衛塞節南傳佛教斯里蘭卡信眾禱告(攝影師KevinLee李安民提供圖片,版權所有不得轉載)

穆斯林(攝影師KevinLee李安民提供圖片,版權所有不得轉載)

穆斯林開齋節(攝影師KevinLee李安民提供圖片,版權所有不得轉載)

錫克廟主祭司(攝影師KevinLee李安民提供圖片,版權所有不得轉載)

同時,香港的教育制度或院校亦沒有加以照料他們,使南亞人難以向上流,往往都是做最基層的工作,不是他們不上進,而是社會整個機制難讓他們發展。曾聽朋友說過,有些學校不收不懂中文的學生,但你學前教育又不給機會他們學習中文,那怎麼辦?只是一個惡性循環。
香港之所以充滿魅力,就是因為她是一個多方面、多元的國度,在此想向大家推介Mark O’Neil、Annemarie Evans所著的《香港的顏色南亞裔》一書,裏頭花的心血、人力實在不少,希望大家閱畢後能更認識活在同一天空下的香港人!
《香港的顏色南亞裔》(三聯書店提供)

《香港的顏色南亞裔》(三聯書店提供)

【編按: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,原題為「毋忘香港多元共融 南亞社群貢獻良多」】
(文章純屬作者意見,不代表香港01立場。)